央廣網北京11月18日消息 據中國之聲《全球華語廣播網》報道,不知你有沒有過這樣的經歷?騎自行車的時候時常遇到汽車占道無路可走的尷尬?更有甚者乾脆被疾馳而過的汽車擠占加嫌棄,不停在後邊催促著滴滴聲不斷。相信誰遇到這樣的情景都會氣憤、冤枉和困惑,——明明這是自行車道啊!
  最近就有一名住在北京的外國小伙子也遭遇了類似的事兒。有圖有真相,一組照片走紅網絡,照片上一名騎自行車的外國小伙子直接把自行車橫在違章占用自行車道的小轎車前,並做出讓其退讓的手勢,旁邊一女子停下自行車駐足,引來網友瘋狂的點贊。
  不過也有網友坦言,一個外國人,在中國“管閑事”真是“太平洋警察——管的太寬了”。其實我倒認為以後這樣有利於社會文明的“閑事”,需要更多的人 “管起來”。
  今天我們不妨放眼海外,聽一聽生活在不同地方的人們都在“管著哪些閑事”?又如何維護著生活周遭的原則與秩序?
  全球華語廣播網澳大利亞觀察員胡方說,平時相當隨意的澳大利亞人看到他人違反道路行駛規則的時候也會看不下去,必須路見不平,主持正義。
  胡方:澳大利亞人很有意思,平時生活的時候很隨性,但是對於一些明文規定禁止做的事,他們卻會非常在意,經常會因為和自己八竿子打不著關係的事站出來伸張正義,比如說在開車的時候,你很少會聽到澳大利亞人按喇叭,除非是遇到一些特別緊急的狀況,但是有些時候,我在轉彎口的時候卻能夠聽到,有些車衝著前車按喇叭這種時候通常是因為,前面的車在禁止右轉的路口是右轉了,後車按喇叭以示他違反了交通規則。另外我記得有一次,我自己在高速公路上開車,前後五百米的範圍內,只有一兩輛車,路況非常順暢,開了一段之後,我就發現後面那輛大概離我起碼有兩百米遠的車用大燈閃了我兩下,我一開始還沒有意識到,跟坐在邊上的妻子說了說,後面那哥們是不是大燈壞了,閃了兩下。後來才突然意識到原來我在超車道上開了太長的時間了。對於平時生活很隨性,而一齣規則以後,大家都會站出來維護這種規則的情況非常多,又比如說在最近的新州的部分鐵路線上增設了靜音車廂,在這樣的車廂裡面你不能打電話,不能說話,要時刻保持車廂的安靜,實際上在靜音車廂出台之前,在其他的車廂里,車廂環境還挺嘈雜的,有很多人喜歡在那聽聽音樂或者是打打電話之類的,但是靜音車廂政策一齣台,你真的去靜音車廂的話必須得遵守這個規矩,因為如果有人不遵守的話,因為必定會有人站出來對你進行指責。
  再看歐洲。居住在法國的全球華語廣播網觀察員萬凌虹女士一家曾經領教過法國人對於亂停車問題的“管你沒商量”。
  萬凌虹:因為是這樣,法國跟中國不太一樣,法國就是有很多路邊都能停車的,但是他劃分的有一些區域比如說,在別人家門口他會有白線划出來,那塊區域可以停車,有一次我們把車停到了那裡,其實還沒有全部擋在別人家的門口,就擋住了一點,但是那個地方沒有說可以允許我們停車的,中午的時候,別人叫警察過來,直接給我們開一張罰單,就像這種亂停車的現象的話,經常有的路人看到的話,直接就順手打個電話,然後警察過來就會給你開罰單。
  除了這樣嚴厲的管閑事之外,法國人溫暖的管閑事也常見於普通的瞬間。
  萬凌虹:我記得有一次我騎自行車,法國的路面其實和中國的路面不一樣,法國的路面有很多的路段的路面很窄,而且是斜的,實際上你是從一個斜坡上騎過,然後帶著我們家女兒,正好路上又有一點小石頭、小沙子,車輪打滑,我就摔了一跤,這時候旁邊有很多人過來,幫我把車扶起來,然後問我有沒有事情,比如說,你是不是還能繼續前進什麼什麼之類的,我說沒事兒,那些人才散開的。其實在路上經常看得到的,比方上次我看到一個老太太摔了一跤,旁邊就有三四個人,一個人負責跟他說話,另外還有人在打電話,叫急救車過來。
  最後咱們再去看看鄰國日本,全球華語廣播網日本觀察員黃學清記起這樣的瞬間場景:
  黃學清:日本政府每年向品行優秀或者是某個領域有突出貢獻的人授予獎章,共有6個種類,其中紅授獎章專門頒發給見義勇為的人士,去年獲得紅授獎章的有兩個人,一位是中國留學生嚴俊。大阪地區遭受颱風影響,水位上升,一名9歲的兒童落水,當時水流湍急,非常危險,恰巧路過的中國留學生嚴俊看到以後兩次跳入水中,拼盡全力,將男童救上岸。紅授獎章設立於1881年,嚴俊是獲得此殊榮的第一個外國人,日本整體上秩序良好,日本人比較自律,也不管別人的閑事,但也有忍不住的,一次我看到社區內一個很小的路口亮著紅燈,完全見不到車輛,一位騎自行車帶著孩子的媽媽停下來觀察一下,沒有等到綠燈亮起來就騎過去了,在等待綠燈的一位騎車的老人,等信號燈一變便追了上去,大聲批評那位媽媽,說你不應該違反交通規則闖紅燈,那是很危險的,而且你還帶著孩子,對孩子更危險,你給孩子做出了壞榜樣,那位媽媽趕快認錯道歉。  (原標題:老外攔車抗議汽車占道 盤點哪國人愛“管閑事”)
創作者介紹

宙品企業有限公司

mg42mgwgt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