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平川
  內心純凈,永遠的好脾氣,不懂拒絕,耐心,願意傾聽。自從張高平叔侄被昭雪之後,張飈名聲大振,全國各地來找他的人一個接一個。這讓他有點應接不暇,而我們知道,很多事情本不屬於他來管。何況他已退休。對於那些明顯可能有問題的案子,他寫信,打電話……這已經成為這名退休的全國模範檢察官的生活常態。
  記者:這些人,真的不能用什麼理由拒絕他們嗎?
  張飈:我不忍心,說不出口。我覺得所有的理由都是一種藉口,而藉口過不了我心裡這一關。我當然知道很多案子不該我管,我也管不了,但是既然我可能還有點作用,我希望這樣的作用能夠對這些需要幫助的人提供一點幫助。
  以前,糾正減刑、假釋,那些都在轄區內,職責範圍之內,但現在這些都不是。內蒙古一位74歲的老人拿著報紙來新疆找我,直接到了石河子檢察院,他不知道我退休了跟孩子住在一起,在烏魯木齊。我聽檢察院的同事說了,就在烏魯木齊長途車站等了老人兩個多小時。我怕他迷路了,走丟了。他訴說他的冤屈,說著說著老淚縱橫,我聽了也忍不住掉眼淚……
  你說說看,這樣的事情,我怎麼可以一推了之,怎麼可以袖手旁觀?我不知道我能為他們做多少,但是我會儘力做。
  記者:張高平叔侄案件的最終結果,讓你一下子“出名”了,親人和朋友們會不會覺得你一下子“高大”起來了?
  張飈:呵呵,不會。在檢察院法紀科(後來的瀆偵部門)10年,控申科10年,監所科10年,做的這些工作他們都知道。檢察官的工作有時候會得罪個別人,不過幸好大家都理解。我工作的時候,經常告訴自己:“要想公正,打個顛倒。”意思就是我要多設身處地為別人著想,尤其是接待來訪群眾,傾聽服刑人員的訴說,認認真真查明事實,查明真相。
  辦理張高平叔侄案,家裡人都不知道。那段時間,我回家話比較少,妻子說我常常悶悶不樂,有時候還唉聲嘆氣。經常睡不著覺,一遍一遍想著這事。那時候向兩地檢察機關發函要求做一些證人證據的核實,都非常順利,檢察同行非常支持,總是以最快的速度、在最短的時間給我答覆。石河子檢察院的同事們跟我一起研究案情,確定每一步的工作方向。那些日子很苦,但是也懷揣希望。
  這起案子最終改判,媒體報道了,親人和朋友才知道我那幾年在做什麼,才明白我為什麼退休以後仍然經常在一旁沉思默想。有朋友激動地打電話問我電視里的張飈是不是我,我說是。我覺得很光榮。這樣的光榮屬於所有追求公平正義的檢察官們。他們說我做了一件好事,檢察官就應該這樣。張高平叔侄案改判無罪,正是檢察機關履行法律監督職責的結果。
  記者:張高平回家以後,最近跟你聯繫了嗎?
  張飈:最近他兩次打電話,說要來看我,我沒有答應他。對於我來說,這個案子有了今天這樣的結果,我的工作已經做完。當初判定這個案子有問題的時候,我和同事們就知道,糾正這個案子確實需要經歷很大很多的波折。張高平眼睛中的渴望和絕望,總在我眼前浮現。我們窮盡所有的辦法沒有結果的時候,內心也很急。我們一遍遍探討還有沒有別的辦法……
  冤假錯案的因素很多,有法律層面的,有非法律層面的。最近來找我的這些上訪者就是很好的例子,有些案子有很大的疑問,但是因為背後的利益問題,或者執法環境的問題,都會造成與事實不符的巨大影響,最終影響一個人、一個家庭的命運,影響一片。我想是這樣,一個好的評價體系可以避免很多的錯誤發生。
  一個執法者應該內心純凈,他不能受一些嘈雜的聲音所影響,不能被一種不純潔的動機所左右,應該有堅持不懈追求真相的勇氣。這是我們的職責,我們的使命,也是我們的光榮。  (原標題:光榮屬於所有追求公平正義的檢察官)
創作者介紹

宙品企業有限公司

mg42mgwgt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